夜色未盡19  

凌晨五點半

我們回到高雄了

謝謝北部,及一些南部特地北上的朋友

與我們最後一場《夜色未盡》

一到劇團

習慣性地滑手機

看到「陽光志浩」的評論

開心極了

志浩從2009年「天光」這齣戲開始

即與我熟識

這麼多年

志浩認真地欣賞我的每個作品

我亦認真的創作作品給予志浩

所以

決定跟大家談「導演概念」,在這齣戲

 

嚴格說

這是我第一次

在演出之後

跟大家談「概念」

因為我總以為

作品一旦推出

觀眾自有解讀

創作者勿需多言

但這作品

很妙

 

這齣戲

高雄場,謝幕時觀眾歡呼

台北第一場

有朋友站起身鼓掌

前三場演出

多數觀眾的反應非常熱烈

台北第二場

掌聲卻不若前三場

網路上

甚至有朋友說這是一齣「大地雷」

 

同樣一齣戲

為什麼會如此兩極!?

 

其實

這四場

我僅對第四場(11/30)滿意

 

早在半年多前開設計會議

阿風(舞台設計)要讓桌椅、電視牆跟著演員演戲

這齣戲

就擺明了,疏離

阿風的構想與我劇本所呈現出來的

幾乎相符

 

先說為什麼偵訊要以電視呈現

大家有否發現

在故事前半段

「當下的」,用虛幻的電視呈現

「過去的」,反而是在舞台上寫實演出

為什麼?

因為每個坐在觀眾席的朋友就像「主審官」

我希望大家不要進入這個故事

不要被兄弟情誼影響

大家站在旁觀、甚至更遠的地方

看這對兄弟之間

一旦站遠旁觀了

才會客觀

我期待大家用客觀的角度

看待這對兄弟

希望大家看待這對兄弟時

擺脫情緒

「理性」以對

 

當然還有一個目的

電視、舞台、古裝

整齣戲

被我切割得極為「凌亂」

是我希望大家在非常凌亂的蛛絲馬跡裡

拼湊出屬於你的觀點

你在撿拾這些片段時

可以「任意挑選」

不論你拼湊出何種結果

都是對的

都是你的「夜色未盡」,而非我給你的

 

古裝帝女花部分

很多朋友認為是前世今生

其實不然

我認為

古裝,是兄弟的內在深處

 

志浩說

「兄弟情化為同志愛寫得太淡」

 

說真的

當年在育幼院

這個事件

就是因為大人們恣意地將「兄弟情」解讀為「同志愛」

才會惹出風波

我在《夜色未盡》裡

無意將兄弟情轉為同志相愛

我只想告訴大家

愛,其實很多種

多到我們難以以理性逐一分類

就是愛了

何須將情感分門別類!?

 

另外

警官妻子與兄弟之間的連結,更少

誠如高雄一位觀眾言

「那妻子想找的兩兄弟,永遠也不可能找到了」

這一段(警官、妻子和兩兄弟)

是我以多數育幼院的孩子的狀況,杜撰而成的

我只想告訴很多父母

或者,正在愛人的人,珍惜

有時候

我們習慣在當下任意「拋棄」

事隔多年

卻後悔莫及

心裡怨嘆正如「長平公主」所唱,「蒼天啊」

 

看完這齣戲

應該有的情緒

是「空」、「悶」、「落寞」,或者「惆悵」

前三場演出

因為演員掉入角色情緒裡

以致情緒滿溢

顯得煽情

(當然我知道

多數觀眾還是喜歡溢滿的情緒)

因為煽情

讓觀眾痛哭或感傷

完全超出我的本意

高雄場,工作人員跟我說,有人大哭

台北第一場,有人在散戲後的前台,難以抑制情緒

我聽了

其實難過

因為與我創作的原意背道而馳

 

大家站在「遠處」,怎會有悲壯情緒!?

(台北第一場,有朋友在網路上如是說到「這齣戲十分悲壯」)

 

落寞

惆悵之後

我期待每一位朋友皆能客觀以對

有些人愛男人

有些愛女人

有些人比較愛媽媽

有些人比較愛爸爸

「潘寶漢」一股腦兒的只愛「潘軍漢」

有何不可!?

重要的是

我們如何看待

是要以感性!?

還是要同情!?

無論哪一種,當我們有了情緒看待這對兄弟

就有誤判兄弟情感的可能

 

有一位自日本遠道而來的朋友說,心痛(台北第二場)

這也是一種

但最多

就是這個

再往下走,就多了

 

志浩在評論裡提及演員的問題

我想

這是兩難

無論是「下雪了」的「傅寶鴻」

或者「夜色未盡」的「柳書曼」

我非常清楚這兩位新演員演技生澀

但這就是我挑選他們的原因

我希望「寶鴻」跟「書曼」不會演戲

我不要刻意造作的演技方法套在這兩個角色身上

但這種出發點

往往對於導演來講

就是一場博弈

青澀,沒有問題

但青澀的新人對於舞台總是陌生

陌生

就難以引領觀眾

 

志浩在文末提及「空虛寂寥」

親愛的志浩

這就是我的本意啊

前三場觀眾反應熱烈

卻不是我要的

第四場觀眾覺得不好看的心情(沉悶、冷淡、疏離)

卻是我最想要的效果

只是沒想到

在我眼裡最壞的,卻是大家心中最好的

最好的,卻最壞

 

這就是戲劇奇妙之處吧

 

非常謝謝志浩給我的回饋

即使這齣戲「不好看」

但我也深信,它很獨特

一直以來

我認為

我的作品與台下的每位朋友們都很獨特

每一位朋友與我

經由作品

建立一個獨一無二的,台灣劇場文化

一如我與志浩

 

天都亮了

要睡覺了

明年我將重新推出2007年的作品,「涼夜」

志浩,與其他台北的朋友

明年見

 

喔,對了

那個古裝鮮紅的服飾與舞台上全白基調

是為了對比出現實世界的偏頗與兄弟內心的純淨

當「寶漢」決定與哥哥共赴黃泉

他的心

應該正如那服飾一般,慎重而華麗

至於他為什麼殺了哥哥後沒有自殺

因為「柳書曼」進來了

但我想

他的死意

一樣堅決

 

最後

非常抱歉的是

新莊這個場館的音響

我們已想盡辦法調整

甚至多加了許多混音設備

結果還是頻頻破音

無法忠實呈現小石(音樂設計)音樂的波瀾壯闊

可惜了小石的創作

也「虐待」了大家耳朵

身為導演

對於此

不但遺憾,且抱歉

 

 

 

 

 

志浩原文連結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未盡 Torturous Bliss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