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未盡18  

有點「近鄉情怯」的況味

 

從2011年著手劇本至今

已經兩年

《夜色未盡》台北最後兩場就在這一週

也就是說

我們要在這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半

跟「潘軍漢」和「潘寶漢」兄弟

在心裡

道別

 

我跟大家講一個男孩子

姑且稱他「樸樸」吧

 

我認識樸樸

是在育幼院

當時

我每個禮拜幫孩子們上「才藝課」

用各種戲劇遊戲

讓大家玩扮演、玩創造

 

有一年過年

我們向院裡申請

帶樸樸回家過年

那時候

樸樸國小一年級

坦白說

除了帶他去逛夜市、夾娃娃、吃吃飯之外

大多數時間

我租了一堆卡通影片,給他看

 

幾年後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

無法再到育幼院

最後上課前的某一週末

我又申請將樸樸帶出來

我們要去湯姆熊和百貨公司的美食街

 

那一個傍晚

高雄下著滂沱大雨

樸樸坐在後座

我們塞在車陣中

我故意找話題(因為他是個非常寡言的孩子)

「你的女朋友呢!?」

我聽社工說,樸樸在學校有一個很談得來的女生同學

「分手了」樸樸淡淡的說

「喔...」

然後沉默

一會兒

我又說

「等一下在湯姆熊我們用點數換一輛超炫遙控車!?」

「好...」

 

又是沉默

 

過一會兒

「維尼老師,要怎樣才能成為才藝老師?」

「才藝老師!?」

「就是像你一樣幫大家上課」

 

我其實有點嚇到

 

在育幼院裡

通常

孩子在當年「被遺棄」的創傷壓力後

茫茫然然

不會知道

或意識到

自己的未來,何在

樸樸突然這樣問我

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那天在湯姆熊

樸樸選了一輛點數最少的遙控車

在美食街

點了一碗最便宜的拉麵

 

後來

又過了幾年

我有幸遇到樸樸

他還是沒變

酷酷的樣子

不太多話

 

上戲劇課

舉槍半個鐘頭

身體一動也未動

上台唱歌

毫不扭捏

但是

就是不多話

 

據說

幾年前

樸樸的媽媽有去看他

他對媽媽說「妳為什麼不要我了!?」

沒有哭、沒有鬧

甚至沒有情緒的

 

這幾年

樸樸的父母

恐已失聯

 

那天

我買了一個很繽紛的手環給他

幫他戴了起來

我問「喜歡嗎?」

「喜歡」,還是冷冷地

 

我跟劇團製作人說

好想把樸樸帶在身邊,永遠

《夜色未盡》裡

哥哥說,弟弟是他心頭上的一塊肉

樸樸對我,亦係如此

但是

我不具領養樸樸的資格

即使

我如此深愛他

 

最近多元成家這個議題很熱門

我很想請所有朋友們進劇場看這場演出

 

當我們在立定法條、教規的同時

有時候

是不是

忘記把「人」給考量進去!?或疏於把感情給斟酌進來!?

 

《夜色未盡》

是我為「潘軍漢」、「潘寶漢」兄弟

以及樸樸

和許許多多

相愛,但被法律「拒絕」權利義務的,每個人

所做的一個作品

 

很多高雄場的朋友跟我說

將會再看一次台北場

11/29、30晚上七點半

在新莊文化中心

我藉由這個作品

和你一起重新定義「愛」這件事情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未盡 Torturous Bliss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